认识这些字么?你可能已经是文盲了 来源: | 2018-05-16 17:34:40

在印象中,小学老师教过我们很多常见的多音字,例如“说客”中的“说”不念shuō,应该念shuì;“坐骑”中的“骑”不念qí,应该念jì。老师也曾再三叮咛,考试中弄错了要扣分的。不过现在的情况似乎反过来了,(shuō)说客、坐骑(qí)居然成了正确的读音,这是怎么回事呢?

前段时间,不少网友集体陷入了一股无奈交织的情绪中。

马亲王发了一条汉语言相关的微博,内容是他感叹“说客”这个词的发音居然从(shuì kè)改成了(shuō kè):

2010年(大概)以前出生的网友都震惊了,意思是我们这些老人家已经变成新一代文盲了吗?已经被时代狠狠地抛弃了吗?

明明读书时老师千叮咛万嘱咐,课文《触龙说赵太后》里,触龙是个说(shuì)客,“说”字跟“游说”里同音,这怎么说变就变呐?

如果说是因为念错的人太多了,错的也就成了对的,那另一拨人为了分清对错曾付出的努力还有意义吗?他们小时候的骂不都白挨了?

@布罗斯李:我们小时候两节连堂被逼着硬记、N多套卷子反复考的形近字、多音字,现在都特么不做数了,能把那些时间精力补还给我吗?

打击面太大,大家累觉不爱,以至于有些不信邪的网友下班专门去了趟书店,翻出纸质版的“说客”现读shuō kè,旧读shuì kè,才宣告彻底投降。

但还是觉得有些如鲠在喉,“shuì客”感觉是口若悬河的古代伟大辩论家,“shuō客”感觉是一直在你耳边叨哔叨没完没了的菜市场大妈。

于是,很多人越想越气、越寻思越憋屈,在这条微博底下发出激动的呐喊:“我特么为什么要服从文盲的决定啊?不识字还有理了?”

而且在他们看来,这样的读音又不是多么晦涩难懂,“顺利通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应该都能掌握”,偏要纵容错误读音、为了这部分人的使用性削弱语言的艺术性是很不可取的行为,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加一颗糖--:感觉不只是难听的问题,而是缺少了一种感觉……也太白话了吧,缺少古代美感?

毕竟咱们去年刚嘲笑过对岸的“监介”,这突然被“专家”们整了一个“大退步”,再怎么说服自己“少数服从多数”都有种吃了苍蝇的恶心感。

但有网友指出,这样的改动并不是“突然”的。

在1983年的第二版《现代汉语词典》中,“说(shuì)服”就已经改成“说(shuō)服”,所以现在“说服别人的人”变成了“说(shuō)客”也有迹可循,且这个词其实已经改了好几年了。

如此看来难免有些“世界观都崩坏了”的感觉,更让人不愿意接受的是,随后陆续又有网友站了出来,称:“别急着骂,近些年类似的‘修订’可多了!”

之前看电视节目,很多主持人、明星都念“给(gěi)予”,或许你还在担心有一天会被小孩子突然纠正,念(gěi)不念(jǐ),可实际上现在两种读音都不算错了。甚至有很多字典里查不到(jǐ)这个读音:

也就是说,当年考试的“出错重点”到现在一一成了正确答案。

令人害怕的是这些都是“悄悄”改动的,除了奋战在第一线的高考生知晓,已经毕业的同胞很难得到通知,非常容易“当了文盲还不自知”。

比如根据词义,以前的字典上是“确凿(zuò)”,上课和考试也是同样,但读错的人太多了,不知哪一年教育部发布了相关规定,统一了凿字的读音,现在的汉语词典中都只有(záo)这个音。

 

或许如此改动确实给更多人带来了便利,但也有不少人实在难以理解这种“将错就错”的事儿,会觉得是“文盲改变了世界”。

而且不是所有改动都“方便了群众”。

比如,我们都背过杨玉环吃荔枝的“一骑(jì)红尘妃子笑”,但真的不知道从何时开始,“骑”字就只有一个读音了,“坐骑(jì)”也变成了“坐骑(qí)”。

不说这一改平仄都不协调了,原本的“骑(jì)”多有速度感啊!一读“骑(qí)”,就觉得慢吞吞的,像是在千里走单车。

所以,当你使用小时候学过的知识却被“人工智能”的输入法提示时,一种颇为荒唐的被背叛的感觉油然而生:我怕不是上了个假学。

有人感叹,这是“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上,但少数服从多数”。

在2016年国家语委发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修订稿)》中,还有很多字词的读音发生了类似的改变:

应(yīng)届,新审定为:应(yìng)届;

粳(jīng)米,新审定为:粳(gēng)米;

甲壳(qiào)、躯壳(qiào),新审定为:甲壳(ké)、躯壳(ké)……

除了愤怒,大家更深层次的反应是无奈,因为改不改并不会影响到以前读错的人,大部分受影响的反而是那些一直读对的人。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汉语本有很多规矩,乱讲的人多了,也就没什么规矩了。

对于平时自诩不掉书袋的人来说,这或许是他们离孔乙己最近的一次。

@冉籘:突然想到以后的我可能会给孩子解释,“说客”这个词以前念“shuì”!絮絮叨叨仿佛一个满清遗老,又仿佛那个穿着长衫站着喝酒给店里唯一肯搭理他的小伙计讲解茴的六种写法的人。

把完全不同的意象合并为一个简单的读音,那些诗歌古文的美与韵,都只能消失在滚滚长河里,化作历史的尘埃了吗?

当下的教育者或许会无奈地告诉你,是的。


别说一代代的历史沉淀、文化底蕴了,就连对时光的见证都快消逝不见了。

虽然残酷,但这个趋势显然是无可挽回的,换一个角度往回看,其实很多坚持读“说(shuì)客”的“老人家”已经是被糊弄的受害者了。





文 / 云卷云舒    阅:12

本文为 网盛云平台(https://www.31fabu.com)转载作品,如需转载本篇文章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盛云平台观点。

免费获取网站建设与品牌策划方案报价

在线预约享受建站8

  • 公司名称
  • 手机号码
  • 网站类型
  • 所在城市
  • 联系人
  • 需求

在线
客服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9:00-17:00

客服
热线

0571-88228136
- 024-83959235
建站服务热线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