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民宿标杆Airbnb离开中国,竟死于“信任”二字

来源: 雷科技 | 2022-05-26 08:01:35
2022年5月24日,民宿平台Airbnb宣布将在2022年7月30日暂停支持境内游房源、体验及相关预订,仅在中国保留已经确认的,退房日期/体验结束日期在2022年7月30日之前的境内游房源/体验的预订和服务和境外服务。 随着Airbnb登上热搜、成为网友的谈资,简单来说,Airbnb的理念,在中国已经行不通了。

2022年5月24日,民宿平台Airbnb宣布将在2022年7月30日暂停支持境内游房源、体验及相关预订,仅在中国保留已经确认的,退房日期/体验结束日期在2022年7月30日之前的境内游房源/体验的预订和服务和境外服务。 

随着Airbnb登上热搜、成为网友的谈资,简单来说,Airbnb的理念,在中国已经行不通了。

阁楼里的气垫床和早餐

虽然说Airbnb刚刚进入中国市场时不忘标榜自己是一家致力宣传各地本土文化、促进文化交流的民宿企业,但Airbnb的诞生却非常地“草根”:2007年,美国工业设计社区大会在旧金山召开,而两位创始人Chesky和Gebbia希望在此期间把自己的客厅短租给有住宿需求的与会人员以补贴房租。为了招揽客人,两位创始人在客厅为客人们准备了三张充气床垫,同时还会给客人准备第二天的早餐。

图片来源:Airbnb

一年后,随着架构师Nathan Blecharczyk加入初创团队,一个创业公司的雏形浮现了出来。至于公司的名字Airbnb,其实也源自两位创始人当时为房客准备的气垫床和早餐——Airbed and Breakfast(充气床垫和早餐)。

这种“草根民宿”在一开始并没有日后“文化交流”的使命,它的运作模式归根结底就是把空余的客厅或者客房收拾出来租给没有预算住酒店的背包客,“房东”再尽地主之谊,为访客提供一顿家常的早餐。至于双方沟通的平台Airbnb,则在“房东”和房客之间收取一定的“中介服务费”,这就是当时Airbnb的完整运行机制了。

在现在看来,Airbnb的运行模式似乎有些站不住脚,在安全方面也可以说是显得有些“理想主义”,或者说“千疮百孔”。但在那个“路不拾遗”的单纯年代,Airbnb依旧打动了投资人的心。从本质上讲,当时的Airbnb和背包客旅行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但在一些细节体验上,Airbnb却比依靠社区论坛的背包客正规不少。

图片来源:Airbnb

首先,登记在Airbnb上的房源会以统一格式清晰列明房间内有哪些可用的设施和设备,同时地图、时间筛选的功能也让双方都能清晰地管理未来的行程安排。但真正拉开Airbnb和传统背包客社区的,还得是Airbnb的评价系统。在Airbnb上,屋主和房客都能平等地对彼此体验和双方进行评分。简单明了的星级评分和评论让双方在行程开始之前就能对对方有基本、可信的了解。

而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个让Airbnb从一般背包客社区中脱颖而出的功能,后续还把Airbnb推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当背包客成为文化大使

刚刚我们提到过,评价系统可以让房客在入住之前对房东有一个最基本的了解,房客在挑选民宿时,自然也会优先挑选那些居住环境舒适、房东待客友善的房源。为了让自己的房源尽可能地排在靠前位置,房东们开始在基本的床位之外为房客提供特色服务。

在一开始,房东们提供的大多数简单的导游服务:在房东的带领下,房客可以以更快速的速度体验陌生城市的新生活,以当地人的身份感受一个新城市。但随着房东们的“内卷”,为了招揽房客,越来越多的房东开始发挥自身的优势,为房客准备独一无二的深度体验:摄影师房东会为房客提供难得的野生摄影机会,喜欢骑行的房东也可能会为房客安排一条难忘的骑行探索路线。

此时,Airbnb为房客提供的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床位和早餐,而是一整套完整的城市体验。这也是Airbnb与其他民宿平台最大的不同:Airbnb提供的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床位,而是认知一座城市的新方式。时至今日,“体验”依旧是Airbnb主推的一项服务:在Airbnb的审核下,由热爱事业、热爱家乡的当地住户以小团队深度游的形式为房客提供高标准的独特体验。

在“体验”品牌走入正轨后,Airbnb甚至将其从Airbnb传统的民宿业务中分离出来,成为Airbnb平行的两大业务核心。

按理说,像Airbnb这样热爱当地文化的民宿平台理应获得当地居民和当地政府的合作与大力推广,比如Airbnb在2019年就曾计划在广州地区推出“体验匠心”的商旅文化融合项目,对地方非物质遗产进行旅游包装,从而向全世界推广。像这样有前景的民宿平台,又为什么会“惨淡”离开中国市场呢?

警惕企业打国情牌

可能有人会将Airbnb的离开归咎到海内外国情文化的差异上,说“外国人热情好客、中国人腼腆内向,不接受背包客文化,所以Airbnb在中国行不通”。但Airbnb的离开真的只是因为海内外的文化差异吗?我觉得未必。

首先,对背包客的不信任是一个全球性的现象。Airbnb的运作机制建立在双方的信任上,但当信任被滥用时,Airbnb作为一个中介平台却显得有些无能为力。在Airbnb的评价系统中,你无法对房客或房东有“自我介绍”之外更多的了解。房东可能会上架不实房源、临时取消已经预订的房源。房客也有可能拖欠房东的租金、破坏房东的房间,甚至是将房间用作违法用途。海外有些Airbnb就曾反映房客租下房间后在房间里从事卖淫活动。

由于房客和房东之间没有一个政府部门背书的身份确认机构,如何确定双方的真实身份也成了Airbnb的又一个难题。在有关论坛的讨论区中,我们也时常看到控诉房东或房客盗窃财物的帖子。

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另外,和传统酒店服务相比,Airbnb在安全性上也缺乏保证:2017年,一位男子在入住墨尔本一家民宿后就疑似遭到房东等多名男子的性侵,最后甚至在民宿中被杀害;而民宿中的偷拍现象更是数不胜数。

即使是Airbnb赖以生存的背包客运行机制,在某些地区也属于游走在灰色地带的行为:日本的《住宅泊宿事业法》规定民宿从业者必须先向当地政府申报审批;新加坡市区重建局禁止房屋所有者提供短于半年的短租行为;纽约的《多重住户法》禁止独立短租住宅;香港特别行政区《旅馆业条例》更是规定任何租期短于28天的出租均需申请旅馆牌照。在多个旅行热门地,Airbnb的运行机制都受到重重限制,可以说,Airbnb所面临的并不只是中外文化差异的问题。

图片来源:飞猪

一边是来自当地法律法规的限制,另一边Airbnb同样需要迎接来自当地同行们的挑战。以国内旅行平台为例,去哪儿、携程、飞猪等平台早已推出了各自的民宿平台和体验平台。和并不接地气的Airbnb相比,与国内社交平台深度合作,依靠微信、QQ、微博、小红书等社交软件的推广和传播,这些国内同行们相较于Airbnb显然更受欢迎。

而疫情对旅游市场带来的冲击,也只不过是压垮Airbnb在中国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前几年“随心飞”类特色航旅产品销售的火爆场景来看,只要迈过疫情的关口,国内旅游市场很有可能会实现触底反弹,而国内民宿类产品也有望迎来更大的旅游市场。但这对Airbnb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了。


文 / Nova    阅:309

1、凡本网注明"来源:网盛建站"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网盛建站31fabu平台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网盛建站"。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免费获取网站建设与品牌策划方案报价

在线预约享受建站8

  • 公司名称
  • 手机号码
  • 网站类型
  • 所在城市
  • 联系人
  • 需求

在线
客服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9:00-17:00

客服
热线

024-83959235
建站服务热线

关注
微信

客服微信
顶部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