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柜,困住外卖小哥

来源: 定焦One | 2023-09-26 11:39:06
近日,全国多地外卖柜开始向骑手收取服务费,与早期的“免费使用”和去年的“试点收费”不同,这一次收费范围更广,收费标准也更高,每单收费大约0.3-0.6元之间。

近日,全国多地外卖柜开始向骑手收取服务费,与早期的“免费使用”和去年的“试点收费”不同,这一次收费范围更广,收费标准也更高,每单收费大约0.3-0.6元之间。 

外卖柜,也叫智能取餐柜,解决的是外卖配送最后100米的问题。外卖骑手扫码可存放外卖,用户扫码输入验证码即可取出。外卖柜主要铺设在写字楼、公寓、学校、医院等统一管理、封闭性较强的场所,占地面积通常在2平方米以内。 

长期以来,外卖柜因为能够有效解决外卖乱拿乱放的问题,有的还有加热和消毒功能,为外卖员节省了时间,为平台提高了效率。用户虽需要自己取餐,增加了麻烦,但也获得了相对宽松的取餐时间,最大限度避免了丢外卖的问题。 

在外卖柜免费使用时,一切相安无事。但就在骑手和用户都习惯了这一形态时,一些快递柜开始按次收费,一单5毛钱左右,这让快递柜引发的矛盾显露了出来。 

骑手每个月多了几百元外卖柜费用的支出。多位骑手表示,本来一单只赚3块多钱,现在又要扣掉近5毛钱,尽管不愿意出钱,但是长期的习惯和系统的设定已经让他们离不开外卖柜。 

到了平台这一端,他们也有难处。一组包含有五六十个格口的外卖柜投放成本高达3-5万元,每年要支付不低的物业入驻费用和运维成本,长期亏损也不是长久之计。本着谁受益谁买单的原则,向骑手收费也是正常。 

外卖员和平台都有苦衷,用户更不愿意为此买单。外卖柜收费,似乎很难有一个让所有人都满意的解决办法。 

01 “存一次4毛钱”,外卖柜也收费了

从业三年多的美团外卖员小齐回忆,外卖柜是疫情以来很多小区不让外卖员上楼,无接触配送流行起来之后出现的,早期完全不收费,后来每个月充值50元就可以无限次存放。 

据他介绍,最近,平台又开始调整规则,上个月的规则是充50块钱得5000积分,额外赠送5000积分,存一次需要50积分,这些积分算下来能存200次,折算一次花费0.25元。这个月是充50元得5000积分,赠送2000积分,等于能存140次,折算下来每次花费近4毛钱。 

饿了么外卖员告诉「定焦」,以前外卖柜不收费的时候,饿了么的外卖员也可以将外卖免费存放在美团的柜子,从上个月开始,柜子都收费了,不管是存自家的饿了么外卖柜还是存美团外卖柜,一次都是支付约4毛钱。 

根据多位外卖员的说法,即便是收费,中午给写字楼送餐也都得把外卖放在外卖柜里。因为自从装了外卖柜,大多数写字楼把以前放外卖用的架子都撤掉了,用户也习惯了,基本都会直接要求放在柜子里。

“而且在有外卖柜的区域,系统基本上也是按照放外卖柜的时间估算送达的时间。中午订单集中,全靠这个时间段赚钱,如果不放进去,在楼下等客户常常要用七八分钟,很可能要超时,或者影响后面的订单,超时了也要罚款,更不划算。现在想不付费也不行。”小齐说。 

北京某写字楼下的外卖柜 

小齐介绍,他跑的是众包,一单收入大约4元,另外还会有一些长距离补贴、夜间补贴、重量补贴之类的,平均一个月收入一万元左右。还有一类是畅跑,跑一单是3元左右,也会有一些额外的补贴。 

小齐每天大约要送五六十单外卖,中午约有20多单,周一到周五的中午一般写字楼的订单多,周中晚上和周六日一般都是居民小区的单。他提到,写字楼的订单主要是放柜子,大部分小区需要送上去。他平均一天用十几次外卖柜,收费调整以后,每个月预计存外卖柜的花费在120元-150元。身边的外卖员也都吐槽这件事,但是没办法,该用还是得用。 

据「定焦」在北京某写字楼观察,即便是一单4毛,中午12点多,大部分外卖员还是毫不犹豫地把餐存放在了外卖柜里,打电话通知客户之后就匆匆去送下一单了。也有少数外卖员把餐袋放在了旁边的桌子和台子上,但几乎没有外卖员等客户下来取。 

小雨在北京东三环某写字楼上班,她和同事们每天午饭都是叫外卖,送来的外卖都是放在楼下外卖柜里,她甚至在地址栏直接备注了“放在外卖柜里”,这样等外卖员打电话通知后,自己随时可以下去取,有时候工作正忙也不用立刻去拿,很方便。 

在她看来,外卖柜是外卖平台的配套设备,为了节省自家外卖小哥的送餐时间,提高效率。最近听说外卖柜要收费,小雨觉得这又增加了小哥的负担,毕竟小哥跑一单才赚三四块钱。 

但当问到愿不愿意为外卖柜买单时,小雨坚决表示不愿意,“我叫外卖买的就是外卖员的服务,他不能给我送上楼放外卖柜已经给我增加一定的麻烦了,如果再让我额外付钱,我不能接受,而且我已经付过配送费了。” 

外卖柜的主要受益方是骑手和用户,目前来看,骑手是无奈但仍需支付费用的那一方。 

02 外卖柜投放是一门什么生意?

最早被大家当作外卖行业配套服务的外卖存放业务,突然开始收费了,背后的原因还要回到外卖柜的运营模式上。 

简单来说,外卖柜不是放置在一个地方就行,平台投放外卖柜需要付出硬件、入驻费用、日常运维费用等成本,早期为了培养使用习惯免费开放很正常,但到了一定阶段,平台也需要考虑收回成本,并尝试盈利。 

目前市面上主要经营外卖柜的有美团、饿了么,顺丰等物流公司也在陆续入局,还有部分服务商品牌。经营模式上,各家主要以直营为主,不过具体到执行时,有的点位是外卖平台直接拓展的,也有是商拓的。商拓的意思就是平台把找物业谈判以及运维的工作对外开放,能谈下楼宇入驻的个人或公司,可以拿到不同程度的激励费用。所以,近年来外卖柜的推广还衍生出了一个新行业。 

某外卖平台外卖柜项目负责人郑民告诉「定焦」,装外卖柜的楼宇要满足两个条件:日均的单量不低于40单;楼宇是管控的,不允许外卖员上楼。合作首先需要交2万块钱的保证金,后续可以退。 

据他介绍,有两种合作模式,一种叫拓展商,另一种是拓运一体商。拓展商负责前期跟物业的沟通、签合同,后面的安装、运维、支付物业费用都是由平台来负责。装了柜子的第三周、第四周是考核期,考核期内达到结算标准,会把费用直接返到拓展商的账户上。郑民提到,北京相对好一点的写字楼,一组柜子日均单量能达到100单,拓展商能拿到的费用在12000元左右,是一次性激励费用。

还有一种合作模式是拓运一体商。要求一体商不但有开拓资源的能力,还有运营能力。“一个楼宇从谈判到签约到安装,除了硬件和安装我们提供,其他都是一体商做。包括安装过程中需要打地坪、接电,这几项操作每项都有1000元的报销额度。”他介绍,拓运一体商还要承担每日打卡、定时清洁,做柜子的应急处理、清理滞留餐等工作。 

一体商的收益有两部分,一个是“大包费用”,满足条件的楼宇,根据条件不同,平台最多一次性给1万元的大包费用,比如一体商跟物业把租金谈到6000元,剩下的4000元就归属一体商了(物业费是一年一交,大包费用是结算完物业的钱之后,把剩下的打给一体商)。另外,一体商能拿到外卖柜每个月收益的分成,比如日均在40单到100单之间,超过100单,能拿一定比例的提成。 

来自广州的杨瑞是外卖柜的拓运一体商,他跟美团和饿了么的外卖柜项目都有合作。“我从2020年做到现在,算是第一批全职做外卖柜投放的,最高的时候我一个月装十几组柜子,月收入平均在2万-5万元之间。” 

据他介绍,所装柜子需要多少个格口一般是根据所处楼宇的高峰订单爆发量去匹配的,假如一个写字楼中午高峰期有200单,要有40个格口才够用,如果只有一百多单,有20个格口就够用了。他的收入部分,有拓展楼宇的收入,也有运营的收入。“日平均订单在60单以下,每个月每组柜子收入是100多元,60到150单是300多元,150单以上收入大约在五六百元。” 

“我的成本主要来自运维清洁,同一区域内点位多的话,一位清洁人员就能把所有的点位都跑了,每组柜子需要每日打卡,平均打一次卡的成本是五块钱到六块钱,柜机清洁大多数一个月一次就可以了,除非是每天的单量都很多。几百单的,可能要一个星期一次清洁。”杨瑞说, 

根据他的经验,一个人如果把外卖柜拓展商业务当作副业来做,在广东地区平均一个月能投放2-3个柜子,收入根据单量大约在1-3万元。这个业务基本不需要投入资金,主要投入物业资源,要保证源源不断的收入就需要不断地拓展新的楼宇。 

据杨瑞介绍,一般一组四五十个格口的外卖柜的柜体成本大约是14000元,安装成本差不多在3000-4000元,一线城市平均物业费用在5000元-8000元。

加上给拓展商的佣金,粗略估算,外卖平台一组外卖柜的初次投放成本在3-5万元,按照一组柜子每天100单来算,每单收入0.4元,日收入大约40元,月收入约1200元,回本周期大约在2-3年。 

事实上,除了早期的软件开发费用、投放时的一次性投入,后续每年还要持续承担物业费用和日常运维费用。这样来看,对平台来说,外卖柜付费存放似乎是不得不做的事情。 

03 谁该为外卖柜买单?

外卖柜的投放本来是一件利好多方的事情。 

嘉宾咨询合伙人李应涛分析,外卖柜受益的是整个产业链,包括外卖平台、外卖小哥、餐饮商家以及最终的消费者。“平台可以提高配送效率,外卖员可以提高配送单数,商家可以实现配送件单价的降低,对部分消费者来说会增加其取餐的时间成本,但会提升整体办公环境的安全性和规范性。” 

资深消费行业从业者孟奇补充,对消费者来说,尤其是写字楼工作的人,能够增加收货的机动时间,同时减少人员接触风险;平台也可以进一步降低错拿、偷拿等交易纠纷处理的概率。 

对标来看,和外卖柜业态类似的是快递柜。快递柜主要的经营方有丰巢、菜鸟等公司。北京某快递员表示,丰巢快递柜在北京目前是双向收费,对快递员收费是小件0.35元,大件0.4元,对用户则是超过12小时收费0.5元,按照时长费用递增,封顶3元。 

在允许上楼的小区,快递员基本会选择送上门,只有快件太多送不过来或用户要求放快递柜的时候才会用快递柜,毕竟大多数快递员一单才赚1块多钱。 

据「定焦」了解,北京市朝阳区某小区快递柜入驻费用为6500元/年,规格为一组主柜带四组副柜,柜子有95个格口,其中41个大格口,54个小格口。初步推算,按照每天投一次、全部投满粗略计算,该快递柜一天的收入约为35元左右,月收入约1000元。 

北京某小区内的快递柜 

不过,相比快递柜的收入来源,外卖柜相对单一。很多人应该都注意到了,市面上大部分快递柜都带了一个屏幕,里面植入了不少品牌广告,也经常能看到有粉丝为自家偶像投放快递柜上的广告位,所以除了快递员存放快件,快递柜还有广告收入,以及用户超时费用。 

目前外卖柜上只有扫码开柜的二维码,能看到的广告相对较少,不过外卖柜客服入口有招商栏目,这未来或许也会成为外卖柜的营收来源之一。 

二者的不同点在于,快递柜单量比外卖大,而外卖柜比快递柜周转率高。也就是说,一个快递柜一天可能只能放一单,但柜子可能放满,外卖柜只在用餐高峰有订单,根据不同区域,有的柜子可能一次都用不到,有的柜子一天可能会用到多次。 

比较而言,二者的商业模式和成本利润空间接近。具体的盈利水平,还要看哪种柜子的使用率更高。也就是要看外卖员和快递员觉得划不划算,会不会长期使用。

事实上,外卖员的时间在用餐高峰比快递员更值钱,对标来看,外卖柜收费也不难理解。 

至于这个费用该谁出,“平台确实有成本投入,外卖员也确实缩短了送单时间,间接也增加了单量,用户也得到了一定的便利性和安全保障,理论上可以协商共摊。”孟奇说。 

但目前来看,只有外卖员有不得不付费的原因。 孟奇认为,收费短期内可能引起外卖员的不满,但是随着接单量增大,可能一定程度缓解,长线看软硬件的成本也会降低,平台在成本优化和市场竞争环境动态的情况下也会调整。 

李应涛则认为,短期内的成本可能是由配送员承担,但长期来看,最终还是由消费者来承担,需要一个动态调整的过程。如果配送员因此收入大幅下降,配送员数量可能会下降,配送时长会延长,平台可能会提高商家的扣点或费用,最终商家为了保证自己的营收,可能会提高产品价格,买单的还是消费者。

至于后续发展如何,还要看外卖员和用户的真实使用频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定焦”(ID:dingjiaoone),作者:定焦团队。


文 / Nova    阅:225

1、凡本网注明"来源:网盛建站"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网盛建站31fabu平台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网盛建站"。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免费获取网站建设与品牌策划方案报价

在线预约享受建站8

  • 公司名称
  • 手机号码
  • 网站类型
  • 所在城市
  • 联系人
  • 需求

在线
客服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9:00-17:00

客服
热线

024-83959235
建站服务热线

关注
微信

客服微信
顶部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