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tlab 对未来工作的激进愿景:什么才是远程办公的正确打开方式?

来源: 神译局 | 2020-09-18 15:16:24

原标题:Gitlab 对未来工作的激进愿景:什么才是远程办公的正确打开方式?

编者按:因为国外疫情迟迟得不到有效控制,远程办公一下子变成了很多公司开展运营的唯一办法。但是,很多人认为,虽然远程办公有机制灵活、节省成本等好处,可也有一些问题很难解决。那么怎么才是远程办公正确的打开姿势?JULIA HERBST对全面实施远程办公的最大公司GitLab进行了采访,原文标题是:GitLab's radical vision for the future of work

划重点

GitLab是全面实施远程办公最大的一家公司,他们自己的产品就是自己远程办公的主要工具

GitLab的员工手册打印出来有7100页

GitLab的一切都是透明的,甚至包括他们的故障排除和功能开发进展

疫情加速了远程办公的采用

远程办公要么不上,要上就得彻底

高层的支持对远程办公必不可少

网上茶水间

工程师Lien Van Den Steen说:“那绝对是静水的,”此时,周四午后的阳光正透过她在比利时根特家中的窗口照射进来。

区域销售总监Timm Ideker则在位于明尼苏达州的家里,他往群里扔了一个链接,里面说的是为了方便运输把一条皮划艇拆成了几块。GitLab 销售团队成员Simon Mansfield说:“我有点担心,这说不定只会意味着它有7个漏水的地方。”

对于大多数员工而言,这种对话只是工作过程当中偶尔的闲聊,但是讨论皮划艇,以及周末计划还有最喜欢的棋类游戏却是这整场视频会议的重点。任何一支GitLab 团队(或任意一个时区)的员工都可以登录进入这些反复进行的,为期30分钟的Company Calls里面,去复制这种当同事们在同一个办公室工作时自然发生的休闲性质的对话。

这家公司提供的应用可让开发人员在编写和发布软件时进行协作,但公司并没有一个实体的总部。相反,它是由遍布67个国家和跨越几乎每一个时区的1300多名员工组成的,而这些人全部都是在家上班或(在非病毒大流行时期)在联合办公空间工作。研究表明,跟同事交流一些与工作无关的事情可以增进相互之间的信任,有助于打破部门之间的孤岛,并提高员工的工作效率。但在GitLab这里,一切事情都要在远程进行。

这家公司非常重视这些轻松的互动,重视到甚至在员工手册里面有具体的协定,而且在网上公开,可以完整获取。如果打印下来的话,其厚度将超过7100页。

“在完全远程环境下的非正式沟通”章节详细介绍了同事之间建立虚拟连接的超过三十二种方法,其中包括基本的Zoom会议、Donut Bot聊天(对#donut_be_strangers Slack频道的成员进行随机配对)、Juice Box对话(让员工的家庭成员之间彼此了解)等。其他的还包括国际披萨派对、虚拟寻宝游戏和共享的“Team DJ Zoom Room”。

GitLab的远程办公是主动而不是被动行为

在3月份针对新冠实施封锁措施之前,美国领薪的全职员工在家工作的占比只有2%。但到了5月份时,美国已有超过三分之二的白领是在住所登录的。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意料之外的成功。根据联想公司7月份进行的一项研究,全球20000多名受访者中有近三分之二表示,尽管COVID-19令人焦虑,但他们在家中干完的事情反而更多。考虑到病毒仍然在美国肆虐(以及给节省办公空间和薪金带来的可能性),一些公司(其中包括Facebook、Twitter和Square)现在已经开始为员工提供永久在家工作的选项。

不过,尽管大多数组织都支持这种做法,但GitLab的完全远程异步式的工作方式却是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 Sid Sijbrandij的刻意行为,他要推进的动作远不止是虚拟大厅而已。他说,病毒大流行导致了远程办公的“第一波浪潮,让大家把现有的流程迁移到网上进行。” 但是他现在的重点是野兽模式,不仅要把传统办公室的现有流程转移到了数字框架下,而且还要对这个框架进行彻底的重新思考。他说:“下一波浪潮将会利用远程办公的优势。”

在过去的十年中,GitLab 不仅创造了一种充满活力的饮水机Zoom会议文化;它还形成了一种引见新员工给从未谋面的同事的办法。它给电子邮件和Slack制定了规则,以确保在全球范围内按不同时间表工作的远程员工都能收到重要消息。

为了实现这一点,这家公司还设计了一个令其他公司的透明做法通通显得不够透明的工作场所。在GitLab上,公司内的每个人都可以看会议、备忘录以及便笺等,而且大多数情况下,公司外面的所有人也可以看。这种向透明敞开怀抱的做法部分源自GitLab 创立时的开源精神。(GitLab的产品提供有免费的“社区”版,以及专有的企业版。)但是,就产品开发和企业文化而言,让员工步调一致也是至关重要的。

去年9月,GitLab以27.5亿美元的估值筹集了2.68亿美元,并且有传言称它正准备IPO。(其最大竞争对手是GitHub ,后者已被微软在2018年以7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随着公司知名度的提高,其特有的职场文化越来越受到关注。

根据公司远程办公负责人(管理GitLab的无办公室组织,同时对外进行远程办公布道)Darren Murph的说法,自今年三月以来,GitLab 已经向Twitter、T-Mobile和Sanofi发出了类似的倡议。新冠危机刚开始时,Murph等人发布了一份38页的电子书,面向那些对管理自己鞭长莫及的团队感到头痛的企业领袖。其下载量也达30000次以上。

金融服务公司DTCC是跟Murph非正式讨论过远程办公以及自身未来运营的企业之一。DTCC的董事总经理兼技术研究和全球创新负责人Robert Palatnick 说:“对我们来说,最感兴趣的是他们是怎么公开自己的文化的。只要看了他们的文化和价值观,尤其是看到他们对协作的关注,你就能了解他们是怎么让远程办公行得通的。”

Murph正好借此机会来讨论远程办公可能可以如何去适应不同的商业模式和行业。他说:“COVID至少让大家接受和理解对远程办公的速度加速了10年。我们的讨论已经超出了‘远程办公好不好行不行的讨论范畴。’现在的问题是,“贵公司是打算接受还是无视远程办公? ”

GitLab的远程办公之道

今年3月,入职GitLab 第一天的Jessica Reeder正在自己位于马里兰州的家庭办公室打开一台崭新的Mac计算机,点击了一个链接,然后就进入她在GitLab的一个“issue”。

用GitLab 来说,“issue”是使用GitLab(产品)和以及在Gitlab完成工作的基本要素(是的,Gitlab自身的工作也要依赖自己的开发平台)。Reeder遇到的第一个issue是入职培训任务的待办事宜清单,里面的步骤超过了100步,内容涵盖从后勤(设置双因子身份验证)到社交(跟随机选择的一位同事联系并安排一次“咖啡闲聊”)的一切。

按照要求,员工应在开始进行实际的工作之前先花两周时间去完成清单上的每一项任务。这种通过仪式是公司让新员工适应公司的工作之道及其产品的办法。

尽管Reeder在过去的15年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家工作(现在她已经成为Murph的远程办公布道者团队的成员),但她说GitLab的入职流程(强调书面沟通)跟她在其他公司所经历的完全不同。她说:“为了形成一种强大的文化,要做很多的工作。刚开始的时候,学会适应这一点还真有点吓人。”

很少有公司会像GitLab那样全面拥抱异步工作。当然,他们这么做有着充分的理由:跨多个时区和员工的日常安排,这会是后勤的噩梦。但Sijbrandij把关注的重点放在它的好处上。他说:“这样就不会被经常打扰,因为可以进行时间移位,什么时候想做再去做。” 但关键是“要把一切都写下来而不是记在脑子里”。

GitLab 的极度透明就表现在这里。一方面,他们鼓励员工把几乎所有内容都记录下来。由于GitLab异步式的工作风格,会议是可选的。但会议也会被记录下来,并而且往往在GitLab 未经过滤的YouTube频道上公开直播。与会者会用标准格式进行记录,鼓励错过会议的人看完并随后添加适当的上下文。

除了受到最严格保护的产品开发计划以外,所有其他人的备注和备忘录都是在线发布的,员工和其他人均可查看。员工在GitLab 平台上进行的众多活动对公众都是可见的,这样一来任何人都可以了解到公司在干什么,事情可以包括从人力资源计划到新产品功能的一切。你还可以按员工进行搜索,从而看到他们是如何度过自己的一天的,还可以看到他们留给同事的评论和查询。

这些规范和程序都记录在公司的手册上。这本员工手册几乎涵盖了公司商业模式和理念的方方面面。光是沟通部分就包含有38个类别,里面详细介绍了Google Docs、Zoom、Slack以及某些表情符号使用的最佳实践,以及在安排通话之前应通过聊天或电子邮件沟通的最多次数的说明。(剧透警报:三次,。)跟大多数公司往往被束之高阁的手册相比,GitLab的手册会定期进行扩展,而且往往一天之内就会进行多次的扩展。它不仅会经常更新,而且编辑也是公开可见的。

GitLab的创始人一开始并没有打算要建立一家全面拥抱远程办公的公司。2011年的时候,联合创始人Dmitriy Zaporozhets还在乌克兰,Sijbrandij还在荷兰,GitLab的第一位工程人员Marin Jankovski的家在塞尔维亚。他们的计划是随着公司的发展,至少让GitLab的部分员工可以在Sijbrandij的房子以外的地方工作。但是,尽管为了进行情况介绍他们的早期雇员要碰碰头,但还是会很快就分散到更便利的地点工作。就是这样。Sijbrandij 说:“他们从来都没问过;我们也从来都没谈论过。但是突然之间,他们就不在那里了。”

之后GitLab 入驻了位于加州山景城的孵化器Y Combinator,成为其2015冬季创业训练营的一员,最后拿到了15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Sijbrandij 在旧金山找了一间阁楼签了一份为期两年的租约。但是员工不再到他的住所碰头了。他说:“所有同事,所有信息全都在Zoom和Slack上,所以没有必要再碰头。就算一起坐到办公室也不能给他们带来额外的信息或职业机会。”最后,他和妻子在租约期间就住在了那个阁楼里面。“现在我们的公司地址是旧金山UPS Store的一个邮箱。”

现在, Sijbrandij已经会讲英语了,他每周都会去上课以消除自己的荷兰口音,他是公司的这种透明模式的重视信徒,在员工手册里面,光是介绍他自己就用了九页。从中员工可以知道他最喜欢的餐馆,跟他沟通的技巧,甚至包括Sijbrandij列举的自己作为经理所存在的八个最大缺陷。(其中一条“我总是看起来很严肃,所以你们可以劝我‘也许你可以多一点微笑。’”)

在病毒大流行爆发之前的几年时间里,由于初创企业竞相争夺湾区的人才,主流对远程工作的关注一直不减。Sijbrandij 说:“他们在雇用和挽留员工方面遇到了困难。”其结果是要开出极具竞争力的薪水。他拿出GitLab的模式作为对比,相比之下,Gitlab支付的薪水是基于当地的费率,这意味着具备类似经验的工程师,住在伦敦的收入要比住在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的高。(GitLab 用一个公开可用的薪酬计算器来权衡包括职位、地区以及资历在内的因素。)他说:“并不是每个人都要求旧金山那种水平的薪水,也没人需要一间旧金山的办公室。”

Sijbrandij 明确指出,并不是每一家组织都适合采用完全远程办公的模式。像GitLab 这样生产数字产品的公司是理想选择。但跟实际产品距离接近很有意义的制造业也许就不合适。他承认:“如果是处在高度创造性的环境下的话,那(采用远程办公)就更难了。” 就是GitLab自己也都非常重视面对面的联系:它每年都会举行一次会议让员工聚在一起,并为同事之间的互访以及参加重要的人生大事(比方说婚礼)提供补贴。

Prithwiraj Choudhury,哈佛商学院的副教授,他打算明年春季在其第二年MBA选修课上用GitLab 作为案例研究,他对全面远程团队可以提供的二阶优势持乐观态度。他说:“CFO会认为,‘我们不需要这么昂贵的房地产。’ 或者首席人力资源官会说:‘现在我可以到以前雇不了的地方去招聘人员了。’这种[远程办公]现象在二阶(和)三阶影响里面可以带来很多好处:缓解城市的交通拥挤,改善气候变化以及人才回流到中美洲等。”

Sijbrandij 最担心的是,那些公司会急着重返总部,哪怕只是部分地。他说:“解决方案不是重新开放办公室,因为混合型公司非常非常难以管理,而远程办公的人会感觉自己被疏远。这样一来生产效率会下降,然后他们会得出结论说,‘哦,看来还是得坐到一起才行啊’,这种结论是错误的。”

在他看来,远程办公,要上就全上,要么就不上

彻底的透明

还是2017年1月的时候,风投机构GV普通合伙人Dave Munichiello正在考虑要不要投资GitLab ,但当时一位朋友突然过来警告他,说出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因为一位员工的错误,公司的产品之一GitLab.com掉线了,这导致GitLab的团队手忙脚乱地去恢复一个备份。至少从这位朋友的角度来看,甚至更糟糕的事情是,Gitlab的员工就这么公然地在Google文档上讨论对故障进行排除,频繁地发推文更新动态,甚至在YouTube上实时直播恢复工作。(那段视频在几个小时内成为YouTube上第二受欢迎的直播,甚至超过了同时进行的白宫简报的浏览量。)

他的朋友担心一位员工引发的风险会吸引大家对该公司的故障排除进展情况的注意。Munianiello跟GV的其他合伙人讨论了这一问题,他回忆说,对方对此“感到有点怀疑”。但是,当他跟Sijbrandij交谈时,这位CEO解释说,这并不是员工耍流氓的例子。Munichiello 说:“Sid的回答是,‘是的,这就是我们公司的经营方式。我们是完全透明的’”。在他看来,信息共享反而会让公司变得更加强大。九个月后,GV领投了GitLab 2000万美元的C 轮融资。

Munichiello 说,GitLab 对这种工作模式的追求令公司脱颖而出。Munichiello 说:“GitLab的很多做法跟风投对标典型大型企业的模式都不相符。彻底的透明。只有远程一个选项。这是非常不同的做法。”

这包括在GitLab的网站上公开发布一个“成熟度”网页,公司会在这个页面上详细说明任何新功能的进展情况或欠缺的地方。Sibrandij 说,这是“我们家丑外扬的地方” 。但是他并不担心竞争。他说:“讲清楚自己正在干什么对竞争对手不会有太大帮助。他们是聪明人,不说他们也会弄清楚的。” 相反,他的首要任务是确保团队的每一个人对优先事项都能保持一致。

该公司的透明度也让人很容易就能发现其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尽管GitLab 强调灵活的远程工作对于建立一支多元化的员工队伍的重要性,但该公司跟许多其他科技初创企业一样,在雇用女性和BIPOC方面一直都存在困难,领导职位方面更是如此。根据该公司在6月底发布的数据,女性仅占员工总数的30%多一点,而领导层的占比只有26%。在740名美国团队成员当中,黑人仅占2.8%,有5.5%是西班牙裔/拉丁美洲人,有3.9%的人是跨2个或以上种族。目前,GitLab的董事及以上领导职位当中,拉丁裔或黑人的人数为零。(在一篇博客文章中,Sijbrandij 承诺到2021年要“解决该问题”,但他拒绝提供具体的目标指标,这是罕见的不透明时刻。)

GitLab正在对自己的招聘流程进行调整,一边提高自己的多样性数字。其重点放在外部的定向招聘,而不是职位空缺。该公司还为若是群体提供额外的推荐奖金。但是招聘只是问题的一部分。确保这些群体的人加入后感受到大家的欢迎也是问题之一。

2019年5月到9月,当Corrina Stasik在GitLab 担任高级产品经理时,她曾是产品团队为数不多的女性之一。在她17年的的技术生涯当中,作为所在团队唯一的女性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说:“在什么样的关系才行得通,团队应该如何工作,决策该怎么做方面,公司政治一直都很微妙。” 但是,加盟有着高增长初创企业心态的远程团队则加剧了白人男性是默认职位考虑选项的趋势:“随着更多资深领导的加入,他们会倾向雇用以前跟自己共事过的人,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安全保障,保证他们可以预测在远程的对方的想法或感受。”

为了建立一个真正具有包容性的工作场所,多元化与包容性咨询机构Paradigm培训与员工发展总监Evelyn Carter说,推行远程办公的公司确保经理信任所有的团队成员非常重要——而不仅仅是那些他们认为“适应文化”的人。 Stasik 说,新员工还得感觉到自己可以去分享自己的观点。她说:“随着[GitLab ]的迅速发展,我离开的时候情况正在发生变化……我们还没有太多人习惯远程工作。信心,以及驾驭好这种工作方式的技能集,这些都需要教。”

哈佛商学院的Choudhury等专家也在思考如何从远程扩大文化的问题,尤其是对于在园区文化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的大型公司而言。为印度IT服务公司TCS(公司计划到2025年让其超过45万名员工中的75%进行远程办公)提供咨询服务的Choudhury 表示:“你都已经建好了像Faceook在Menlo Park的总部那样漂亮的园区了……然后大家都不过来上班了,这意味着什么?怎么去改变沟通的文化?如何从顶层构建这种共享的代码?”

尽管他对企业采用类似GitLab的架构很感兴趣,但又表示,唯有CEO和最高领导层均致力于提高透明性时,这种方法才能奏效。比方说,那本厚达7100页的手册是GitLab 文化的试金石。他说:“Sid不只是说说而已,他还亲自撰写手册的事项。这就是区别。”

即便如此,Choudhury 说:“看完这么庞大的一本手册还是有点令人生畏的。 GitLab有1300名员工,但是如果你有50000名员工时,这本手册得有多厚?”

在过去十年的时间里,GitLab为想要实施远程办公的中小型企业提供了一种模式。在GitLab 准备IPO的同时,Sijbrandij 希望能找到公开共享信息而又不会违反SEC监管要求的方法。他说:“很多公司在上市过程中都会删除大量信息,我们也被迫要删除部分信息。” 但是他知道自己仍然会有很多希望分享的东西。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可以确定的是,对话一定是公开的,并且很有可能是实时直播的


文 / 安琪    阅:499

1、凡本网注明"来源:31fabu"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31fabu平台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31fabu"。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免费获取网站建设与品牌策划方案报价

在线预约享受建站8

  • 公司名称
  • 手机号码
  • 网站类型
  • 所在城市
  • 联系人
  • 需求

在线
客服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9:00-17:00

客服
热线

024-83959235
建站服务热线

关注
微信

客服微信
顶部
在线客服